400-666-8176

研究

设计的根源性思考

柴俊峰,1980年生,男,祖籍陕西眉县、生于山西夏县、长于河南温县。著名设计师,独立策展人,青年收藏家。伙伴传祺品牌顾问(深圳/郑州)创作总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深圳设计之都标志设计者(并被授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荣誉奖章)及设计之都专家组成员;郑州市平面艺术设计协会会长;河南工业大学、河南理工大学、焦作大学、易斯顿国际美术学院等省内多所院校客座讲师;《中国品牌设计年鉴》编委、《汉文字美学》顾问;近年致力于金石文化研究,对于汉砖传拓、纸马年画、明清商号印的研究有着独到见解。

偶然的一次旅行,那是在开封的繁塔和基督教总修院,同时感受到来自东西方历史文化的双重震撼。佛与主在同一世界里并存,她是不同信仰的体现,都充盈着着满满的正能量。

这些都只是非常小众的旅游地。2013的十一长假里只是慵懒的散落着几个维修师傅的身影。佛砖自不能捡,便在基督教总修院的建筑垃圾场捡回来一些残砖瓦砾,大都是民国时期的。清洗放置在小院的墙头,别有韵味一番。想想在这浮躁的当下我一直在找寻着,找寻一种心灵的介质,让自己安静下来,并若有所思。

回顾以往,为了设计、为了创作,我们总是沉浸在各种设计年鉴之中,我们每每看到并为之赞叹的作品,经历过设计、发布、上市、出版,我们至少比别人晚了3至5年。我们总是落后,就好比手机的更新换代。于是我决定反其道而行之,走一条大胆的路——收藏,这是一条不归路。

起初搞了几个磨盘和石槽,做成了小院的桌子和室内的鱼缸,后因为毕业设计教学又接触到朱仙镇木板年画,再到后来是墓志铭,最后是汉砖和商号印。这近两年的时间里我没有再买过一本设计年鉴这样的书籍,也很少看。完全沉浸在汉砖传拓和商号印鉴的海洋里。用这种笨拙的方式体会和与古对话。

谈谈汉砖的话,我现在大概有100多块了,开始的时候注重数量,现在越来越注重质量。从画像砖到纪年砖、吉语砖、吉图砖、佛像砖。剩下都算的上精品。尤其是白虎、大吉羊、罗道人、永和九年以及两块北魏佛像砖。

北方砖个儿一般都大,我们一般统称为空心画像砖和实心字母砖。河南的洛阳、许昌、漯河、新郑、安阳、邓县以及陕西、山西、山东等地均有发现。内容多以出行、狩猎、农耕、娱乐、祭祀、战争、建筑、神话等主题居多,汉画像故事给人以启迪和遐想,汉画像的艺术形象给人以美妙和梦想。我的茶台就是典型的洛阳砖代表,汉马、朱雀、白虎栩栩如生,尤其是朱砂内容汉简“东北上”依然清晰可辨。每每茶话云想都不失为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通过收藏与传拓并深入了解能够感受到“仁爱、礼仪、德治”文化对汉代社会的安定团结和经济发展所产生的重大影响,看到汉代人开拓进取的时代精神与民族自豪感,看到汉代人对生活、对艺术的无限创造力。更令人回味的是,汉代只所以能够成为封建社会的第一盛世,成为长达426年的一个朝代,靠的就是文化强国。

南方砖个儿小、砖质更为细腻,甚至形成钢胎。大多以纪年、吉语、吉图、官职等内容为主。主要出自浙江的湖州、余姚、嵊州、绍兴、嘉兴及四川、江西等地。历史年代多以汉晋为主,最为常见的为“万岁不败”,但其却有100多种写法,意境非凡,令藏家一样青睐。还有就是“罗道人”,清代金石家张廷济曾经收藏有一方罗道人砖砚并题跋,说‘此砖极难得’。”京都大学藏张廷济手拓《清仪阁所藏古器物文》有“罗道人砖砚”拓片,张廷济道光二年壬午七月廿三日有题:“罗道人砖,友人徐爱山明经正源,原名龄度,从其尊甫在武康官广文时所得以见贻者,由歙工胡琢为砚。此砖极难得。”

再者“永和九年”种类砖也颇受藏家、书画家、艺术工作者青睐。不同种类的九年也有100余种。尤其是“永和九年岁在葵丑”更是人人梦寐以求。——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稧事也……

其他的纪年砖如黄龙、五凤、宝鼎、甘露等都极具艺术和文化研究价值。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的吉语如“富贵”、“富贵老寿”、“长寿乐”、“君子寿贵”、“大吉”、“大吉子孙宜富贵”、“万年不败出贵人”等等以及各种龙、虎、鱼等图腾的描绘,都给人以丰富的美感和无限的想象空间。当然这些我基本都有。我只是在静静的在每个周末没有设计的闲暇里品尝和体悟。

另一类为塔砖,多为佛教题材。我就有两块北魏时期的塔砖,一个图案是在砖的侧面,一个是在剖面。绝对是一等一的品相,砖项类全国当属第一第二。关键她带给我的是当社会的浮躁即便一次又一次的冲毁我们的道德人伦底线时,我们不应该是埋怨、咒骂、报复和抛弃信仰,而是坚定信仰——道在瓦壁,道在我心!

今天的匠人们还将其演绎成各种砚台、镇尺、香插、花插、花盆、烟灰缸、茶呈等奢侈的实用用具。他们在一个个农村城镇化进程下的各种施工工地发现和拯救着这一文化瑰宝。

我虽入行的时间较晚,但可以肯定的感觉从中汲取的养分却越来越厚。行内常说“爱上砖有病,有偏方得买”,我想我病的不轻,我已经拥有静静,不要再问我静静是谁?

回到顶部